香港马会信息网一尾中特平|六合网站一头一尾中特 央廣網

《長書短讀》9月2日播出“五個一工程”獲獎文學作品之《云中記》

2019-09-09 10:21:00來源:娛樂廣播

 

  《云中記》由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出版,是茅盾文學獎得主《塵埃落定》作者阿來又一力作。

  這是一本描寫汶川地震的文學作品,寫在汶川地震十周年之時,作者是阿來。阿來的作品,往往帶有超自然的力量,他寫土司,寫戰爭,寫藏族生活,寫自然,卻很少寫到災害。阿來的作品,當然信得過,只不過災難題材的,會不會太過于傷悲?畢竟阿來的文字是那樣的細膩,細膩到冷不丁地被戳一下,就淚如雨下。

  這部書開始寫作于2018年5月12日,距離那場震驚國人甚至震驚世界的大地震,已經整整十年。十年,是一代人的青春,是一代人的成長,也是一代人的蒼老。人們在心中不斷的祭奠亡故的人們,阿來則用自己擅長的方式,為逝去的人們創作這么一部安魂曲。

  故事發生在一個叫做云中村的地方。地震發生時,村里兩百余名百姓還沒有下田勞作,多是因為祭山活動即將開始,農活略微輕松一些,大家可以多睡一會兒午覺。而這個時候,地震來了,奪去了村子里幾十條人命。地震后的三天內,村民通過自救,通過鄉政府的指揮,緊接著是解放軍和志愿者,醫療隊的到來,為受災的民眾打了一針安神藥,逝去親人的苦痛也隨著一時的放松而撲面而來,整個村落陷入巨大的傷痛之中。

  云中村是一個藏族為主體的村落,不過其中有兩戶匠戶,是漢族。這個藏族村落的百姓,不像多數的藏家百姓一樣,信仰佛教,而是苯教。相信多數人,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宗教。其實對藏族百姓來講,這是一個比佛教更為久遠的本土宗教。在佛教還沒有來到這片土地時,苯教護佑著藏族百姓的心靈。和多數邊遠少數民族一樣,苯教倡導自然崇拜,崇信自然萬物,所以到了今天,雖然這片土地上幾乎被佛教的蹤跡覆蓋,可是對自然的崇拜依舊深入人們的骨髓。

  或許是自然條件惡劣,生活艱辛,才讓人們把心靈訴諸于諸神保佑吧,于是山有山神,水有水神,森林有森林之神,當然還有傳說中的精靈,有了這些,人類當中還需要有和神進行對話的祭師。

  《云中記》這部書的主角,就是一位名字叫阿巴的祭師。地震時,他在山上,當大地轟鳴時,他返身看到正在經歷傾頹的云中村,便不顧一切的返回到村子里,憑借自己有限的知識,去救助自己的鄉親,去安撫痛苦的心靈,以鄉親的名義,而不是祭師的名義。

 

 

  作家阿來

  相信,在阿來那里,寫作是一件有神性的事情,一切聽憑機緣的發生,機緣到來時,故事自然會從某個人的意識中探出頭來,在世間流傳。

  ——鐵凝

  你沒有被葬送,你采到絕美的花回來了。

  ——麥家

  在線閱讀

  “大地不用手,把所有塵土揚起,

  大地不用手,把所有的石頭砸下。

  大地沒有嘴,用眾生的嘴巴哭喊,

  大地沒有眼睛,不想看見,不想看見!”

  阿巴坐在那里一動不動,腦子里轟響著云中村古老史詩中的唱段。

  他睜開眼,云中村就是五年前地震剛過,人們剛剛清醒過來時看到的樣子,房倒屋塌。只不過,大地沒有搖晃,塵土沒有彌漫,沒有驚懼而絕望的哭喊。兩匹那時不在這里的馬正在荒蕪了的云中村田野里啃食青草。

  馬上就三點鐘了。

  又冷又熱的電流在身體里竄動,地動山搖的回聲在腦子里回蕩。

  阿巴吹吹火堆,那些靜靜燃燒的木炭立即從灰白變得彤紅。

  時間緊迫!

  阿巴徒手把一塊塊彤紅的木炭抓起來,投入了香爐。木炭燒灼著阿巴的手指,阿巴還是不管不顧,徒手把一塊塊燃燒的木炭投入了香爐。此時此刻,他需要這種燒灼帶來的痛苦。他站起身來,提著系繩晃動香爐,爐子里的木炭燒得更旺,爐口竄出藍旺旺的火苗。阿巴投入一把剛研磨好的香料。一股濃濃的青煙升起,柏樹的香氣也隨之四散開來。

  阿巴起身向村子走去,手里舞動著那個青煙騰騰的香爐。

  這時是下午兩點五十分。五年前這個時候,大地停止了搖晃。蒙難的人們剛剛開始明白是什么樣的災難降臨了人間。

  寂靜,連一聲鳥叫都沒有的寂靜。連草都嚇呆了一動不動的寂靜。

  全副祭師穿戴的阿巴起身了,他搖晃著青煙陣陣的香爐,穿過寂靜的田野向云中村走去。他走得很快。他知道,這瘆人的寂靜在感覺中很漫長,其實很短暫。就在這樣的寂靜中,一些人的靈魂正在離開自己的身體。靈魂升到半空,看見自己剛剛離開的那個身體。靈魂會很驚訝,這種死亡跟他們預先知道的死亡太不一樣。一個人躺在床上,奄奄一息,用留戀的目光看著塵世,家人圍在身邊,喇嘛在誦經,鼓聲低沉。現在不一樣。身體上壓著那么多石頭,胳膊被屋頂落下的電視天線的圓盤切了下來。那孩子臉上滿是塵土,他的眼睛盯著那只離開了身體的胳膊,露出了驚訝的神色。旁邊那個人更奇怪。他雙手抱著那段貫穿了身體的房梁,嘴里冒出來一串串紅色的氣泡。氣泡越來越多,把那張驚恐的臉淹沒了。身體很痛,靈魂一點都不痛,只是從身體中飄出來,停在半空里,驚訝地看著被損毀得奇形怪狀的身體。靈魂不痛,只是訝異。靈魂也發不出聲音,就飄在那里,訝異地看著自己剛剛離開的那個破碎的身體。

 

《云中記》:一部勇氣之書,一條圓滿之路

 

  再等一下,活著的人就要發出聲音來了。

  現在,他們都大張著嘴,還沒有發出聲音。有人茫然地看著自己的腿在墻的另外一邊。有人驚訝地看到自己懷抱著一塊沉重的石頭,血從胸腔里涌出,像是想要淹沒那塊石頭。沒有受傷的人,從地上爬起來,腦子嗡嗡作響。有人發現自己好好活著,旁邊人已經死了。所有這些人,他們就要發出撕心裂肺的聲音了。但現在,他們的嗓子發干,聲帶僵直,即便把嘴巴張得再大,也發不出聲來。

  阿巴知道,要抓緊時間。等他們一叫出聲來,那些剛剛離開身體的靈魂就會被那些聲音驚散。阿巴幾乎是跑了起來。作為一個招魂的祭師,他應該從容一些。但他要抓緊時間,要搶在那些悲慘凄厲的叫聲響起之前,趕到村口。

  他趕到了。

  他往香爐里添加了更多的香料。

  他開始呼喊:回來!回來!后來,他會想,這回來是什么意思。是讓那些無依無靠的靈魂回來接受安慰,還是告訴那些鬼魂自己回來了。

  香爐里的香煙升起來,他呼喊:回來!回來!

  他擊鼓搖鈴,聲聲呼喊:回來,回來!

  他要安撫靈魂,安撫云中村,不讓悲聲再起。

  村子里確實沒有悲聲四起。阿巴心安了,隨即放慢了腳步。他在每一家的房子前停下。為每一家薰一道香,為每一家搖鈴擊鼓。他還從口袋里掏出一把把糧食撒向一個個長滿荒草的院落。

  ……

 

  長書短讀9月2日播出

  首播:6:00—6:30

  重播:13:00—13:30

 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 央廣娛樂廣播

編輯: 李雅男

《長書短讀》9月2日播出“五個一工程”獲獎文學作品之《云中記》

關閉
香港马会信息网一尾中特平 三分赛车全天计划发表网 时时彩后二36注技巧 千贏国际官网 上葡京国际娱乐 通比牛牛亿元赌博案 拉莫斯 足球比分新浪 后三组选包胆中2个多少钱 盈彩网官网 红牛国际娱乐